吊死的苦菜

像小号的大号,王耀.妮妮.米迦勒.沈九狂热脑残粉,咸鱼美术生

结局之后【拾陆】

这篇的小九!!!我爱他啊啊啊啊啊qaqqqq(暴风式打call呜呜呜

温热冰冷:

——毕竟谁会觉得故事里这个阴险自私,暇眦必报的小人,是那个端正修雅,君子如兰的沈清秋呢?


 


柳清歌紧紧地抱着怀中泫然欲泣的可人儿,看见他青色外衫下雪肤上的点点肆虐红印,呲目欲裂。他对沈清秋咆哮道:“是不是洛冰河那个畜生干的!我要杀了他!”


“师弟!不要……”沈清秋声音虚弱,清丽的脸上面无血色,他素白的手虚虚地抓着柳清歌的衣袖,眼中带着哀求的神色:“求求你,带我回苍穹山……我想见掌门师兄。”


“……好。”柳清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在那被咬得红肿的双唇上扫过。他强行压下心里翻涌的滔天妒火,紧紧地抱着脆弱的心上人御剑而去。


 


“……”头上长角的魔族小厮傻傻地看着手里的宣纸:“大大,大大大……”


“好好说话。”尚清华不耐烦道。他现在百无聊赖地躺在书房的软榻上,盯着床头漠北君留下的一座小冰雕发呆。


独角小厮终于捋直了舌头,结结巴巴道:“我 我以为大大你是冰秋1V1党。”


“我是啊。”尚清华心不在焉地回道:“这种过程np结局1V1的最可以体现出‘过尽千帆,回头你在’的冰秋情深了。”


小厮弱弱道:“可是为什么是柳沈……”


“啊,我还写了岳沈呢,你看不看?”尚清华随手递过来一张宣纸,小厮颤抖着双手接过,战战兢兢地读了起来:


 


沈清秋看见那身姿挺拔眉眼温和的男人的那一刻,两行清泪就无法抑制地顺着脸颊滑落。这些天被洛冰河羞辱的痛苦,委屈仿佛全部找到了出口。他哽咽道:“掌门师兄……”


岳清源暮然回头,看见美人眼角带泪,脸上先是不可置信,然后便是狂喜,脱口而出:“小九!”


沈清秋听见他的称呼,俏脸瞬间惨白,他勉强露出一抹凄楚的笑:“……嗯,七哥,我回来了。”


岳清源冲过去将他紧紧抱入怀中,声音激动:“我还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小九你放心,那魔头我定会亲手斩于剑下!”


“……嗯。”沈清秋低低地说,他想起之前几个月洛冰河对他的囚禁占有,那日日夜夜在耳边呢喃的爱语,不由得心下犹豫。“七哥,我觉得……”


“我觉得我们的婚事就定在这月十五,小九你意下如何?”岳清源温柔地看着他,沈清秋心里一颤,瞪大了一双美眸:“婚事?可是我已经被洛冰河……”


“我不在乎。”岳清源温柔地捧住沈清秋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只要你回来了,这就可以了,七哥就心满意足了。


小厮的表情几乎是麻木的,他僵硬地扭头看着尚清华:“大大……”


尚清华一下子来了劲,从软塌上坐了起来:“好!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狂傲魔君俏仙尊》的故事是这样的,沈家有一对双生兄弟,哥哥沈九弟弟沈垣。沈九年少时叛逆离家,在外流浪,邂逅了那时候叫做岳七的岳清源。两人一见钟情,私定终身。”


“不是的,那个大大……”


“但是后来沈家的人将沈九强行带走,硬生生地拆散了一对眷侣。后来弟弟沈垣上苍穹山拜师,遇见了也在拜师的岳清源。岳清源因为两人相似的外貌将沈垣误认为沈九,就对其拼命讨好。沈垣年少无知,就此沦陷在岳清源的攻势之下,芳心暗许。”


“我想说的是……”


“后来两人都成为了苍穹山派的峰主,百战峰峰主柳清歌在一次走火入魔中被沈清秋所救,从此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沈清秋。沈清秋后来在收徒的时候收了人魔混血洛冰河为徒,洛冰河对于他师尊的温柔一往情深。但偏偏沈清秋心属岳清源,于是洛冰河爱而不得,心魔起。在他成年的那一年对沈清秋告白失败,于是就暴露了魔族的身份,叛逃师门。”


“……漠北夫人!”


“三年后,成为魔族君上的洛冰河铩羽而归,冲上清净峰带走了沈清秋,告诉他岳清源其实喜欢的是沈九的真相,然后将他囚禁在魔族地宫百,般,疼,爱!后来还是柳清歌杀到魔族地宫,趁洛冰河不注意,带走了沈清秋。然后就是刚刚你看的这一段。”尚清华说的心满意足:“我马上应该还会有公仪萧×沈清秋,竹枝郎×沈清秋,天琅君×沈清秋,木清芳×沈清秋……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爹大大,你对沈仙师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小厮在心里默默道,他清了清嗓子:“大大,其实我刚刚一直想告诉你,你写了五个错别字。”


“……哦。”


小厮在旁边看着尚清华默默地改字,突然问道:“大大,你刚刚说的那个……沈 沈九!对,沈九,他被沈家抓回去之后呢?他现在在哪里啊?”


尚清华笔尖一顿,一大团墨迹浮现在上好的宣纸上。他把这张纸揉烂,又换了一张继续写:“谁知道,估计死了吧。”


看着小厮拿着稿子屁颠屁颠地跑出了安定峰,尚清华重新倒回了软塌上。他盯着木制的天花板,觉得日子安静得无聊。


沈清秋,洛冰河,柳清歌,岳清源。以上四人都处于失联状态。哦岳清源其实不算,岳清源几天前就回到了苍穹山,就是人傻了而已。沈清秋也……算一半吧,毕竟魂没了。


几天前来迎接他们的木清芳和齐清萋看见岳清源和沈清秋这个样子,差点和送他们过来的漠北君和尚清华拼命。尚清华百般讨好求情才没有导致魔族和苍穹山派的第二次大战。


尚清华翻了个身,感觉自己就像个咸鱼一样。漠北君虽然被洛冰河要求在苍穹山派呆着守护沈清秋的身体,但他毕竟是魔族,加上现在苍穹山派现在对洛冰河嫉恶如仇,于是他就被齐清萋用剑指着退到了苍穹山下呆着。


尚清华想起他家大王落寞离开的背影,又是一声长叹。


他有点……想那四个傻逼了。


尚清华拿起手边的一张稿纸,上面是一段岳清源和沈九的感情戏。他撅撅嘴,他本来是没打算写np的,《狂傲魔君俏仙尊》的故事线就是从洛冰河拜师开始的,之前那对乱七八糟的都是他瞎编的。但是嘛……不写np柳清歌岳清源出场就太少了。


活人他现在见不到,yy总可以吧?


然后写到岳清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把沈九也写上去了。尚清华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算了无所谓,反正沈九人也不在了,沈清秋也变成沈垣了,以前那些沈九岳七的支线也没人知道了,现在写了别人也就是觉得他在逼逼。


毕竟谁会觉得故事里这个阴险自私,暇眦必报的小人,是那个端正修雅,君子如兰的沈清秋呢?


尚清华摇摇头,算了算时辰,起身下榻。他现在就住在了千草峰,右隔壁是神志不清的岳清源,左隔壁是呆若木鸡的沈清秋。


心累。


他出了自己的院子,向左走去。


“瓜兄~瓜兄~你再不回来我就把你写成总受~”尚清华哼着自编的跑调小曲走到了沈清秋的院子。他推开门,看见床上白色的被子窝在一边,上面空无一人。


卧槽?


他冲进房间内室,看见了站在落地铜镜前一身白衣的长发男子。


“瓜兄?”尚清华先是一脸懵逼,然后反应过来,心中狂喜——沈大爷他妈的他终于醒了!


那个熟悉的背影没有回头,依旧定定地看着镜子里面,慢慢地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尚清华激动地扑过去:“瓜兄你可算回来了!”


那人一个侧身躲开尚清华的熊抱,尚清华颇有经验地刹住车,没有摔倒——开玩笑绝世黄瓜同学什么时候接受过他的抱抱!


尚清华一脸欲哭无泪:“嘤嘤嘤瓜兄你不知道你走得这些天出了多大的乱子!岳清源以为你失踪了就乱用玄肃,结果走火入魔!洛冰河和柳清歌两个去魔心岩找那什劳子心魔剑结果现在都没有回来!你说说……”


“岳清源走火入魔了?”那人突然回头看着他,声音沙哑。尚清华愣愣地点头:“对啊,玄肃出鞘,外加怒急攻心和心魔暴动,结果一下子疯了。”


“他现在在哪里!”那人向前一步,厉声问道。


尚清华没见过沈清秋这种严厉地模样,有点结巴:“在 在在隔壁啊!木师弟叫他好好休息。”


那人黑发凌乱,遮住了脸上的表情。尚清华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他小心翼翼道:“瓜兄,你还好吧?”


那人慢慢地转身,右手把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露出了一双带着冷意的黑色眼睛。


“尚清华。”他缓缓开口。


尚清华抖了一下,莫名觉得这样的沈清秋有点可怕。他弱弱道:“诶……”


那人又继续喊道:“向天……打飞机?”


尚清华一下子怂了,他连连后退,后背抵到了那面冰冷的铜镜:“瓜兄……瓜兄我错了!我再也不写你的同人文了!我……我马上把你改成总攻!”


沈清秋面色阴沉看着他,眼中有万千情绪翻涌。他咬牙切齿道:“《狂傲仙魔途》是你写的?”


尚清华听这话感觉不对了,他哆哆嗦嗦地开口:“瓜兄?你失忆了?”


对方似乎也不需要他的回答。沈清秋上下打量着他,以一种犀利而挑剔的目光。看了半晌,他眸色越发暗沉,声音里压抑着万千情绪:“就是你这种东西……”


尚清华现在已经确定了沈清秋不对劲了。他手悄悄背到身后,用漠北君留给他手环给他发了求救信号。下一刻,沈清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双目血红,呲目欲裂:“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尚清华被他掐的无法呼吸,脸憋得通红。


“为什么要把我写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要写秋剪罗这样的人渣!为什么洛冰河是主角!为什么岳清源没有回来找我!”沈清秋怒吼着,手上越发用力。


尚清华此时心中惊愕到无以复加。卧槽他在说什么?人渣,秋剪罗,岳清源,他……他他他他他妈的是沈九!人渣反派师尊沈九!


卧槽他不是早就消散于天地之间了吗!


尚清华吓了个半死,结果手腕一个用力就把沈九的手掰开了。


这下不止沈九,连尚清华都错愕了。他的修为是十二个峰主里面最低的,这是公认的事实,可是刚刚……他居然掰开了前·清净峰峰主的手!


沈九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发现右手的无名指上一枚古朴的银色戒指闪烁着幽幽红光。


锁灵戒。


尚清华几乎感动地快哭出来了。冰哥真的是他亲儿子!干得漂亮!爸爸马上给你码一本纯肉的冰秋囚禁锁灵戒play!


然而沈九眉头一皱,随手就把锁灵戒从手上拽下来扔到了一边:“什么玩意。”


尚清华:……


冰哥!咱买东西能别买假冒伪劣产品吗?关键时刻要人命啊啊啊啊啊!


封印解除的沈九长舒一口气,他又回到了金丹大圆满的修为。这具身体在他走之后修为提升了不少,现在只差一步便可突破元婴。


尚清华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扯了嗓子大喊:“救——”


沈九一脚把他踹到了墙上:“喊一句就割了你的舌头。”


才金丹初期的尚清华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老血,瑟瑟发抖,下意识地喊道:“沈……沈师兄……”


在沈垣没有过来之前,尚清华一直战战兢兢,畏畏缩缩地喊着这个前期把冰哥虐死的人渣“沈师兄”。


现在沈师兄回来了。


沈九低头看着他,因为背着光,所以他看上去全身打了一层阴影。那人慢条斯理地勾勾手,床头的修雅剑飞到了他的手上。沈九抽出修雅,修长的手指拂过优美的剑身,他的表情带上一丝怀念,但随即被寒冰覆盖。


“向天打飞机大大,”他嘴角勾起一丝扭曲的笑,锋利的剑尖对着尚清华的喉咙:“你安静些,我还有一个问题。”


尚清华根本不敢说话,他的佩剑落在隔壁自己的房间里了。不对,就算是有佩剑他也打不过沈九。他现在只能盼着漠北君能赶快上山,或是其他随便哪个峰主突然起兴过来探望沈清秋。


“那么多人……这个世界又不是就我一个……人渣。幻花宫老宫主,秋剪罗,对,还有那个‘尚清华’。这个世界又那么多人渣,那么多!”沈九死死地盯着尚清华的眼睛:“为什么被穿越的人是我。”


“凭什么。”修雅再向前一步,刺到了尚清华的皮肤。沈九咆哮:“凭什么!!!!”


“呃,也许是因为……你的结局特别惨?”尚清华声音颤抖。


沈九笑了,他的声音轻轻的:“你是说,被活生生做成人棍吗?”


尚清华大气不敢出。


“是挺惨的,”他歪了歪头,语气淡漠得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修为尽废,四肢被卸,名誉扫地,还有什么……哦对,岳清源还因为我死了。”


“是挺惨的。”他又重复了一遍,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但那又怎样呢?”


“那他妈是我的事,我选的路,我自己的结局!我自己受着!”沈九呲目欲裂,修雅向前一寸,剑意森然:“我他妈就是被那个畜生削成人棍一千次!我也不需要那个贱婊子占了我的身体!用我的脸去讨好一个畜生!”


尚清华咽了口口水:“其实穿越这件事不是我决定的,是……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


“是吗?”沈九表情阴狠:“但是我的结局,我的命,是你写的吧?”


尚清华的后背被冷汗寖湿,他扔出握在手里的爆破符直接往沈九脸上抛去,然后同时撕开一张通灵符拔腿就跑:“师姐救救救救命啊——”


然后他还没跑几步,就感觉胸口一凉。尚清华低下头,看见修雅纤薄优美的剑尖,上面还在滴血。


殷红在蓝色的内衫上绽放。


“尚清华?尚清华?你怎么了?”齐清萋的声音从通灵符里传来。


穿心的痛在胸口蔓延开来,疼得让他眼前发黑。尚清华想说话,但是喉头不断涌上鲜血。他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嘴角滑落,然后他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修雅穿心。


沈九慢慢地从后面走过来,从尚清华指尖抽走了传音符。他脸上的表情骤然一变,变得痛苦而隐忍,他用虚弱焦急的声音说道:“齐师妹,魔族入侵……千草峰。尚清华是内奸……救命……”


“这个声音!沈清秋?你醒了?你——”


沈九面无表情地撕掉了通灵符,黄色的符纸在半空中燃烧成灰烬。他蹲下来,看着在地上抽搐的尚清华。


这个世界的作者现在就趴在他脚边,胸口插着他自己写出来的绝世好剑,呼吸困难,奄奄一息。


真狼狈。


沈九居高临下地看着趴在血泊中的青年,墨色的瞳孔映出鲜艳的色彩。


真可笑。


他嗤笑:“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给漠北君报信吗?”


他这辈子的苦,都是这个人的轻描淡写。


他曾经以为这个人是神,是不可打败,不容亵渎的神明。


短短几笔间就决定一个人的一生,决定他的命运,决定他的生死。


尚清华混沌的大脑划过一丝清明,他勉强用灵力护住心脉。大王……大王还不知道这里的事,他如果过来,沈九再一污蔑……齐清萋和其他峰主就直接把他当做入侵魔族打了,到时候就什么都说不清了!


不行,必须告诉大王……别来……


尚清华双手颤抖着抓住身后的修雅,慢慢把剑从自己胸口拔了出来。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沈九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没有阻止。


他在见到这个人第一面的时候就恶意地想着。这个神真他妈垃圾。


怎么可以这么弱呢?


弱到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


修雅剑咣当一声落在地上,尚清华用胳膊肘支撑着,一点一点地向前爬去。他空茫地看向前方高不可攀的大门,瞳孔混混沌沌,黯淡无光。


前面就是门了。


门……


沈九俯身捡起染血的修雅剑,厌恶地甩了甩剑上的血,然后起身,顺着那人歪歪扭扭爬出的一条血路,走到了他身边。


尚清华终于爬到了门边。如同回光返照一样,他黯淡的眸子里闪现一丝明亮的光。尚清华那双鲜血淋漓的手上用尽全力,轻轻推开了半掩的木门。


“大……”他虚弱叫道。


沈九一剑刺穿尚清华的头颅,然后动作迅速地拔出。一段矮矮的血柱从伤口里喷射出来,一瞬间染红了木质的地面。


尚清华不动了。


几滴温热的血溅到了沈九白净的脸上,他伸手摸了一下,脸上一片血痕。


他兴奋地笑了,笑容癫狂。


现在,他杀死了神。


 


漠北君突然停下了脚步。


那个人的气息,断了。


他皱着眉头,用神识在苍穹山派扫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尚清华的气息。


其实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他给尚清华留下的冰魄环是一件可以随时联络对方的法宝,但是只要尚清华把手环摘下来,他这边就感受不到尚清华的气息了。尚清华做事一向大大咧咧的,手环都丢了七八次,漠北君都快习惯尚清华这时有时无的信号了。


至于发过来的求救信号漠北君也表示很麻木了。对于尚清华来说“今天出版社少发了一分稿费”这种事情也是值得发求救信号的。


这次大概也不是什么大事。漠北君面无表情地全速向苍穹山上冲去。


大概是手环又掉了。他想着,却莫名又加了速度。苍穹山派的人见了他想拦,他随手甩出几道冰锥,把那些人定在了地上。


可能是写书的时候硌手了。他想着,随手打破了千草峰的禁制,顺手冻住了一个向他扔剑的弟子。


或许是闲着无聊想找打了。他想着,飞奔到了尚清华的小院,没有人。


他皱着眉头,感觉有点烦躁。


这时他鼻尖突然传来一丝熟悉的血腥气。


千草峰怎会有如此浓郁的血腥味?


漠北君顺着这股气息来到左侧的偏院,大门没锁,他走了进去,看见内室的门半掩着,没关,好像是什么阻挡了门闭合。他向下看去——


一只带着斑斑血迹的手垂在门口,手腕上挂着他亲手带上去的冰魄环。


 


TBC


南京这两天下了好大的雪,我感觉自己差不多被雪埋了。


对,本文作者被大雪埋没,本文坑。挥挥!


写尚清华的那本《狂傲魔君俏仙尊》的时候特别顺手,看来我果然还是那种适合写天雷狗血小huang文的写手:)


以前没有怎么写过人渣,沈九我就拼命往狠里写,写之前还特地把番外又刷了一遍,结果最后沉迷于漠尚。大王和狗腿嘿嘿嘿嘿,好吃(虽然刚刚把狗腿写死)


下章回归冰秋线,我们不见不散,挥挥!



评论

热度(1042)